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沿河 » 山歌文化 » 山歌文化
春滿烏江(組詩)
 瀏覽次數: 次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ど?

春  風


不論你刺骨

還是溫馨

你都在我心里

暖如溪流

新鮮的山崖與迷人的村莊

喚醒船夫與纖道

讓幸福日子

在烏江船工號子聲里

鶯歌燕舞


你把歌聲

溶進三月的朝霞

你用彩筆

復活枯萎

清香土地

豐滿濤聲

把村莊的吊腳樓潛入詩意


你在人們浮躁的心里

拓一線清純

潺潺的溪流

將秋天的金色聚集



柳絲綠了


扯住冬天

抽打了一季

終于

發泄出鼓脹脹的

青春氣息


再也忍不住

這千絲萬縷的情結

望著天

看著地

梳風,理雨



李  花


三月

你搶在我的前面趕到南莊

本不想來看你

我又扛不住燕子的呼喚

你赤裸如雪

美若仙女

在我心頭轉來轉去

生長出粗的細的情節


再次來到你身旁

撲鼻的是你的體香

三月因你而明媚

敏銳,我不如蝴蝶

精力,我不如蜜蜂

你的味蕾早扎根在我的心里

搖曳的嫩綠

把南莊點綴 讓我癡迷



山  路


盤旋在烏江兩岸的山路

重疊著密密麻麻的腳印

春風從山外奔來

跑遍土家山寨

把春天散布在每一個角落


山里的村姑

踏著碎步輕輕地

飄向每一座山梁

不敢驚動

屋檐下筑巢的紫燕


三月,美好的季節

誰也擋不住如潮的山花

山路的兩旁的羊群

坡上流動的彩云

小溪里跳動的清泉

田野里翻滾的犁浪

會把你帶進烏江的漩渦里



躺在烏江下面的纖道


天空拉開帷幕

一瀉千里的烏江

生成了驚喜的鏡頭

烏江之下,躺著兩條古老纖道

默默地攥著一代代纖夫的過往


曾經的纖夫

光著銅膀拉著纖繩

在纖道上張開蒼桑的嗓子

與懸崖對歌

與烏江對影


纖道,曾經是熱的

有時也是冷的

是冷是熱,也逃不脫時代的厄運

九級梯站 山峽平湖

變換秋冬春夏


纖道勾住我的韻腳

留下了長短不一的詩句

留下了一幅神秘的面紗

留下了一曲醉人的音符



那座村莊不再孤獨


那座村莊

被一座座山包圍

繞來繞去

繞不完周而復始的季節


村莊,不再憂傷

在三月的微風中搖曳

把這片干癟的土地

塞進胸堂

將肚子里的苦水稀釋成了甜味

晚歸的農人

在夕陽的余暉里

踩著自己的影子

穿過水泥硬化的巷道


被家里的那只黃狗迎進了家里

一排排嫩綠的楊柳

一盞盞耀眼的路燈

一首首醉人的山歌

填補了村莊的空白

天上,那片火燒的云

又將村莊的春天燒得緋紅



消失的信號臺,沒有遠離


春風,在烏江懸崖上走動

翻動消失已久信號臺的殘垣

尋找亂石叢中零亂的碎片

被風 被雨 被雪

吻過的信號臺

在彈奏曾經的歲月


烏江兩岸的信號臺

在懸崖上留下了堅硬的內心

那群永不變心的守護者

與一張床一張桌子一臺收音機為伴

與山野鳥獸為鄰

春去秋來

重復著枯燥的使命

維系烏江里船員和船舶的安全


歲月沖走心底的泥沙

信號臺在我的心里

貼上記憶的標簽

成為珍藏在流年中最真的回味

或淡或喜

離去的信號臺上

那抹紅色的信標

在我的眼里依然鮮艷



春回山城


恬靜的山城

在三月的春天

自任花開花落

高調地展現艷麗的日子


山城里的人,形形色色

有的被小烏帶到遠方

開花結果

有的被風吹到遠方

又被風吹了回來

在山城 在家鄉

和大樹一起長成了一片樹林


山城里的人 虔誠柔情

有的不忘初心

跳出靈魂深處的孽障

張揚著土家漢子的個性

手挽著手 心連著心

把山城的兩岸

繡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



打  田


一位老農在田里

鏵口,將雜草覆蓋

雨水,在鏵尖上歡悅

浸潤著泥土的沉香


我站在田埂的小路上

目睹了泥浪淹沒了水田

泥漿閃著黃色的星光

撲進了老農的懷里


老農晃動著雙手捧起泥浪

將整塊水田淹沒

春水正翻過犁鏵

在泥土的浪尖上跳躍



春到麻陽河


春,在黃土與思渠的交界口

排回了很久

等不到春燕回來

悄悄的走進了麻陽河

對麻陽河傾訴相思

在麻陽河里舒展一片溫柔


走進麻陽河

群山到處都是盛開的雨傘

林中串出一陣陣糾纏不清的微風

吊死了多少人的心事

山花在陽光下艷照

飛泉在空中輕盈飄落

自由的小鳥在追尋

春天醉人的歌唱


春意綠了原野

風,在樹上輕輕搖動

把我寫進麻陽河的春天

再把麻陽河的春天寫進詩里



唱不完的土家山歌


土家山歌

就像一枚綻放在春天的花朵

一層層,一瓣瓣

漸次舒展

每一秒,都是一種歌唱

只要你用心去聆聽

你會懂得,這人生

就是一首醉人的土家山歌


不知有多少星辰和太陽

跟我一樣

在黑夜閃亮,白天燃燒

土家山歌成為土家人

勞動時的起點,茶余飯后的終點

原來土家山歌早己成為土家人

難舍難分的影子


一塵一世,冬去春來

說長就長,說短就短

多少愛恨情仇

多少酸甜苦辣

始終是一首唱不完的土家山歌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飞艇诀窍:相關信息

pk10前五百分百准 求做彩票分分彩计划软件 赛车6码稳公式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计划 怎样买极速快3 能提现的棋牌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新时时彩官网 新疆时时计划平台 吉林时时历史开奖 买十一选五稳赚不赔 菠萝视频app无限制观看 pt游戏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774444天津时时 白小姐特马期期免费公开